惟愿你知我葬何处๑

如果被过分安利就会拒绝。

 

从电影中摘抄了一些好句子,虽然并不能用到作文里(……)

The way he looked at her is the way all girls want to be looked at.

Men and girls came and went like moths among the whisperings and the laughers and the stars.

The moon rose higher. And as I stood there, brooding on the old, unknown world.

He had come such a long way, and his...

 

「信云」Young and Beautiful

文笔真的渣,慎入!
1W字慎入!
这标题不是一个梗,谢谢!
我说过只要我能活着回来我就会把这篇文放上来。(最后连我自己都看不下去)

设定:貂蝉是赵云的表姐,吕布是姐夫
一个不太一样的现代学院pa

“我靠,这网好慢啊!”

坐在最后一排的红发少年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在他抱怨的同时,两只手也是不停地在抽屉里摆弄着他的手机,先是关闭了局域网,然后再打开,看着还是只有一格的WiFi信号,只好再把它关掉,再重来,如此往复。

“得了吧,为了防止我们上网,这该死的补课班已经想尽各种办法避免让我们连接WiFi了,我们能有幸拿到密码就该求神拜佛了。”

只见坐在他前一排的紫色头发的家伙忽地转过头,挑了挑眉对他道。
可前桌这一番话显然没有...

 

「信云」驭龙者(1)

文笔渣,慎入!
ooc有
白龙信x原皮云

那是赵云第一次来到龙神庙,在这不大的庙宇里,一阵阵缥缈的香气缠绕在他的鼻尖,有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本来他只不过是来山上帮师父采药而已,因为适逢雷雨,只得来这里歇息,不过既来之则安之,虽然这间龙神庙看起来十分破旧,看起来是废弃挺久的了,光线昏暗,但是冥冥之中一种神秘但紧张的感觉刺激了赵云。他打算放下草药,在这光线稀少的破庙里四处瞧瞧看看。

在正殿之中,他看到了一尊龙神像被供奉在正中央,因许久不曾有人来上香打理,这尊像已经有些褪色磨损。在龙神像的正前方不远处,一个空空荡荡的盘子摆在供桌上,而在盘子旁是几个早就干的不成样子的桃核。不用说,这一定是哪个贪玩跑到山上来的孩...

雨治:

 🌸@重言为信 雪宝的点图(/ω\)🌸

私心是醉酒的橘子和菠萝w

想想平时严肃的橘子醉酒后大概会变得像猫咪一样粘人_(:з」∠)_喜欢抱抱喜欢亲亲…(在我心中“橘猫”的形象真得把持不住呀

被粘着的清醒的菠萝在西方虽然早已习惯肢体接触,但自己喜欢的人抱着还是害羞到不行…说实话内心一万个想上,但又不想趁橘子喝醉不清醒的时候,大概还是害怕着橘子清醒后知道了大概会生气吧( ー̀εー́ )
总之温柔的菠萝会小心翼翼的耐心对待傻傻萌萌的橘子√

背景大概是山坡的樱花树下。

还有许多bug见谅啦!

还有许多多点图我大概也会慢慢画的,(包括微博 @雨治银时盖饭  上的也会一起,因为好多设定真的好萌啊

顺便说一下我的图没有特别说明都可以抱走的,头像背景随意(/ω\)转载标明作者出处都可以的

感到十分荣幸,爱你们🌸!

 

「白鹊」糖


文笔渣慎入!
ooc预警!

李白小时候很喜欢吃糖,喜欢酥酥软软的糖一点一点化雪般在他口中融掉的感觉。街边的糖葫芦,巷角的棉花糖都是他的最爱。他去那里光顾的次数多了,卖糖的人也跟他熟络了起来,每次一有什么新的吃法都要第一个介绍给他,有什么新做的糕点糖果都会给他先尝尝。于是,每次李白回府,他的父母都会看到自家儿子左手拿着隔壁老李家塞过来的糖串串儿,右手将另一串塞进嘴里,满脸无辜的望着他们。明明知道儿子整天吃糖是不对的,但看在每天李白都会早起勤奋练剑的份儿上,他们也不再多说。

可是天下哪有吃不坏甜食的牙。没过多久,在一天清早,出来检查儿子练剑情况的李父就发现李白侧着身子躺在屋外冰凉的地上,两只手捂在脸上,...

冒昧的转载了这篇……真的是真的是太好看了!完全就是我喜欢的感觉。关注绒骷太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论是条漫还是单图都给人一种特别有意境的感觉!能被抽到,我无比荣幸!

骷髅长毛了。:

 @惟愿你知我葬何处๑ 的2000fo点图,水下接吻。

气泡画死我了

 

[信云]黑吃黑(下)

文笔渣,慎入!
我不会弄连接。。前文请戳主页,谢谢!
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更新。。?
欠债终于还清了……

韩信一只手撑在赵云脸的左侧,另一只手拎着刚撕下来的人皮面具,望着被自己强行压在身下的人,脸上写满了错愕。

而另一边,赵云面对着刚认出他来还没从愣怔的状态中回转过来的韩信,灵光一闪,抓住他疏忽的那一刻朝着韩信的腹部悄悄弓起一条腿,再往上用力一提。不提不要紧,这一提简直就是要了人命。

望着刚刚还在他面前无比嚣张地踹飞他的手枪,强行压他在地上的人现在一个侧翻从他身上吃痛得滚下去的人,赵云表示爽的不行。
爽归爽,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杀手,如果不能把暗杀对象飞速解决掉,反而差点儿赔了本的话,那当然还是三十六计走...

 

【信云】黑吃黑(上)

现代pa
黑帮大佬信×杀手云
文笔渣慎入,慎入!

赵云望着近在咫尺的灯红酒绿面不改色地向自己的酒杯中掺水,然后一饮而尽。

他不会喝酒,曾经因为这点差点被自己的老大刘备给笑死。身为一个成年男人,身为一个杀敌勇猛的杀手组织老大的左右手居然不会喝酒。但这的确是事实,他不是标准的一杯倒体质,但是他是个要命的多喝几碗下肚就会被呛的再喝不下一口的体质。
但是,他始终是个杀手,在他诸多的业界任务中,难免因为要接近猎杀对象而喝酒。所以久而久之,赵云养成了不论在哪儿都会备一点自带的纯净水的习惯。一是怕自己喝醉,二是怕别人下毒。
他从来都是个谨慎的人,哪怕将被他枪杀的是一个油光满面肥头大耳的地中海,他都会小心小心...

 

「信云」醉后

考完试拿起手机打王者就停不下来。连续两局云妹都是队友,蓝披风挂在身上甩哒甩哒真是帅死了。好想日他(划掉)_(:з)∠)_
文笔渣,慎入!
私设有

今天是刘禅的十岁生日,刘备为了给儿子庆祝,隆重地举办了一个生日晚宴。
赵云望着那边忙里忙外的身影,抿了抿唇,便也加入了准备工作中。

说实话,自家主公向来节俭,几乎从不在不必要的宴请上铺张浪费,这一次却成为了主公唯一一次的破例。大概是因为这几日小刘禅表现得十分乖巧,不跟其他人胡乱打架,也不随意在主公和夫人面前哭闹,讨得欢心了吧?

其实仔细想想,他赵云也是很羡慕刘禅的。小霸王有着疼爱他的父母,整天也算是被宠着长大,不愁吃,不愁穿。最重要的是,他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泉真」为何执着

低产如我,最终还是把这篇写出来了。我觉得我一个晚上的效率比五个晚上的效率要高......很多啊。

舞蹈教室的灯还亮着。如果有人站在近处,就会发现教室里有两盏灯已经快耗尽寿命,正忽明忽暗地扑闪着。
但是此刻正在教室里面练习的人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依旧在一个舞步一个舞步地练习,甚至连黄昏即将消逝,夜色向天空各处蔓延都没有发现。

Trickstar即使不是最棒的组合,队员们也会为了他们自己的梦想努力拼搏,不论白天还是黑夜。

遊木真望着教室里最前面安置的一块大镜子,少有的分心了。

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再像以前一样担心的了,如果硬要说有的话,那就是某个前辈总会在每天训练完后无比准时,无比准确的找到自己的所在...